剪脚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剪脚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先救欧洲还是先救温州

发布时间:2021-01-25 10:12:50 阅读: 来源:剪脚机厂家

先救欧洲还是先救温州?

欧洲与温州,一个是远在西方且具有现代工业文明的广袤陆地,另一个是中国东部沿海地区且近些年来经济发展生机勃勃的中等城市,两者远隔万里,体量上也不在一个数量级之上,看起来不能够相提并论,但从目前来看,这两个地方的日子都不好过。自从希腊爆发债务危机以来,西班牙、葡萄牙、爱尔兰、意大利等欧洲国家相继陷入了债务危机,不仅财政入不敷出,而且主权信用评级也相继被下调,进而影响到整个欧洲的经济,形成了眼前大家看到的欧债危机。与此同时,地处东方的中国温州也因高利贷链条断裂而陷入一场民间信贷危机,不仅一些企业关门倒闭,而且许多老板也“开溜”,因而,说温州经济受困于一场疑似危机也并不过分。  有一个看似简单但又十分古老的问题至今令许多人难于破解,这就是儿媳妇问丈夫,我和你妈都掉进河里,您先救谁。现在,这个问题又一次摆在大家的面前,只不过是先救儿媳妇还是先救婆婆的问题被转换为先救欧洲还是先救欧洲的问题。当然,温州与欧洲之间的关系并不像婆媳关系那样“内在化”,用自家孩子与邻家孩子之间的关系来形容或许更要恰当一些。  无论是远在天边的欧洲还是近在眼前的温州,我们都看到了求救信号。除了希腊已经多次表示希望中国出手相救之外,越来越多的欧盟国家也开始向中国求助。我看到《华尔街日报》的一则报道称,意大利财政部长与中国主权财富基金和其他中国官员举行了会谈,力劝中国政府购买大量意大利国债,以帮助意大利早日走出金融危机。目前看来,由于陷入美债危机,美国自顾不暇,现阶段很难出手救助欧洲国家。日本遭遇了地震、海啸与核辐射三重打击,短期内也指望不上。现在看来,全世界能够用得上的救援队有两只,一只救援队是在近些年来赚足石油美元的中东国家,据说法国巴黎银行将与法国财政部高官一起赴中东进行谈判,以争取筹措27亿美元。另一只救援队就该是中国了。迄今为止,中国拥有高达3.2万亿美元的全球最大规模外汇储备,自然会被希腊、意大利、西班牙等陷入债务危机的欧盟国家“瞄”上。  与此同时,面对着资金链断裂而引发的关闭潮、外逃潮以及某些老板的跳楼个案,我们的政府部门也已经是该出手时就出手。我看到报道,9月30日上午,温州市委召开专题会议研究部署规范民间金融秩序促进经济转型发展工作,涉及到要建立工作机制,出台《稳定规范金融秩序促进经济转型发展的意见》等政策,成立稳定规范金融秩序推进经济转型升级发展工作领导小组,建立联络组派驻19家市级银行性金融机构。据说,有关部门还要求温州市的各银行加大对中小企业的信贷资金倾斜,确保小企业贷款增速高于贷款平均增速,对中小企业不抽贷、不压贷。从现在起,银行业机构要按照企业信用等级不同,对中小企业发放贷款实行利率优惠政策,贷款利率上浮最高不得超过30%。当然,对于出逃的老板,温州市有关部门也要求对不归者严惩。看来,面对着受到高利贷链条断裂困扰的温州,有关部门措施得力,既有“先礼”,又有“后兵”。在这种情况下,国家出手相救不仅是十分必要的,而且是相当及时的。  或许,一些人会这样说,欧洲是诸多温州企业的大市场,而欧洲经济不景气,温州企业的日子也好不啦,因而从治标先治本的思路出发就需要先救欧洲,而欧洲的经济搞好了,温州的企业也就不愁订单了。此言不能说没有一点道理,但终究是个小道理。现在的问题是,如果温州的出口企业倒掉了,即使欧洲经济从欧债危机的泥潭中走出来,订单也不一定会再流回温州了,很可能被越南、印度等国家的企业抢走很大一部分订单。况且,现在温州的问题也并不完全是欧债危机带来的,很多问题是自身的问题,如正常的信贷渠道不畅通、投机楼市的资金被套住,出口企业遇到人民币升值原材料上涨与压力等。温州市经信委在今年9月底对855家重点监测企业订单情况调查显示,受原材料价格上涨与人民币升值影响,21.6%的企业主动减少长单或推掉部分订单。也就是说,现在不光是拿不到订单的问题了,就算是能拿到订单也不敢拿订单。实事求是地说,欧债危机只不过勉强说是促使温州民间高利贷链条断裂的催化剂之一,甚至导火索都说不上,而现阶段在温州暴露出的问题在很大程度上却是由于当地民间信贷体系不规范不完善造成的,同时也是正规的信贷体系长期缺位造成的。对于温州的高利贷链条断裂,指望着来自欧洲的订单发挥输血作用不仅是隔靴搔痒,而且也是头痛医脚,并不会触及到实质问题。  应当看到,在经济全球化的时代,中国确有必要充当负责任的大国,对欧债危机也不能够袖手旁观,但归根结底解决欧债危机要看欧洲人将自己的事情办好,这也是为稳定世界经济做出的最大贡献。现在,世界经济受到美债危机、欧债危机、日本地震灾害、中东政局不稳等诸多方面的冲击,如果中国经济在出现大的波动,世界各国的日子也不会好过。所以说,现在中国在援助欧洲方面可以有所作为,但也要量力而行,而且要有效而行、安全而行。世界上没有免费的午餐,西方国家对发展中国家从来都是如此,亚洲金融危机爆发时,西方世界也对援助泰国、韩国等亚洲国家提出了一系列苛刻条件。现在,欧洲国家希望中国出手相助了,空手上门求助总归是诚意不够,最起码也总该提上一匣子点心或者两瓶名酒上门求助吧。况且,购买了这些国家的国债,总该有个抵押物吧。否则,很可能会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据说,芬兰就对援助希腊提出过抵押品要求。对于温州,我们虽然不敢说政府出手救市就一定能够取得预期效果,但投入的真金白银在很大程度上会受到监控,不仅他现在资金用途与流向上,而且也会体现在资金的回收保障上。退一万步来说,即使在温州投入的就是资金被沉淀下去,也是中国人自己锅里的肉,政府有办法不让救市资金成为“肉包子”的。当然,如果“跑路”的老板不仅人跑“跑路”,而且也带钱“跑路”,这就十分危险了,因为很可能会使我们锅里面的“肉包子”带到人家的锅里。实际上,我们的政府部门也不会对这样的危险加以坐视而不闻不问不防不管的。毕竟,我们的政府部门要做为人民服务,对人民负责的政府部门。  应当指出的是,为了早日从欧债危机的泥潭中摆脱出来,欧盟也在进行着各种努力。可以预计,随着欧洲金融稳定机制(EFSF)的运转,欧债危机也会出现缓解迹象。然而,更为重要的是,欧洲经济中长期存在的高福利与低效率之间矛盾必须借此机会加以解决。事实上,要中国救助可以,但欧洲人不能够总展望中国人勒紧裤腰带来维持欧洲人终日喝美酒、嚼牛排、驾名车、玩游艇那样田园牧歌般的生活水准。欧洲人该过一过紧日子了。  相比之下,面对着现如今发生的温州之困,我们的有关部门更要多一些“担惊受怕”。由于有生具来的骨子里就带有“敢为天下先”精神,温州是中国民营经济发展的前沿阵地,而民营经济近年来在创造就业机会、增加地方税收、扩大出口创汇等方面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如果因为资金链断裂导致温州的经济出现问题,无疑会对今后一段时间的中国经济发展带来拖累。果真如此,不要说从贸易大国走向贸易强国,就连现在的贸易大国地位也未见得保得住,而许多人的饭碗到时候也会成问题,更不要说对世界经济发展负责任了,不给人家找麻烦就不错了。  更加现实一点来看,温州的经济在有活力,也不可能与欧洲经济相提并论。如此看来,如果想温州的民营企业注入100亿美元有可能会激活温州的经济,使断裂的资金链重新接上。相反,如果通过购买欧洲国家的国债而向欧洲经济中注入100亿美元,很可能会连个响声也听不到。俗话说:千里之堤毁于蚁穴。现在看来,温州企业面临的危机尚处于“蚁穴”阶段,而补“蚁穴”毕竟要比补“溃堤”的代价要小一些。从这个意义上讲,现阶段要使温州贸易救济摆脱资金链断裂的困扰暂时还用不了多少银子。据报道,温州鹿城区工商联也于近日设立“中小企业转贷临时周转金”,用于救市的资金额度也就是3到6亿元。另外,至9月30日,温州赛格教育集团在册的数十名“总裁班”班委成员表示愿意加入互助救市行动,预计可调度的资金约为3.2亿元。当然,救助温州企业的事情要下手快,不能够拖延,否则要补的窟窿越来越大,到时候就难办了。相比之下,欧债危机早已经过了尚且容易救治的“蚁穴”阶段,而面对着大面积的“溃堤”,我们即便买这些欧洲国家一点国债,恐怕也是杯水车薪。  不难看出,在欧债危机猛烈冲击欧洲经济与资金链断裂猛烈冲击温州经济的情况下,面对着先救欧洲还是先救温州的两个选项,回答应当很明确,这就是两者都要救,但在次序上和力度上无疑要突出先救温州再救欧洲的思路。总之,面对着先救谁的问题,这是中国人自己决定的问题,不要指望中国人做事总被人家捧得那么高尚,但也不会看到中国人做事被外界诟病得那么不高尚,为人处世总该义利并重,总该有个轻重缓急与远近亲疏之分吧。从经济学意义上讲,大千世界上的经济人基本如此,世界经济中的经济大国更会如此。

天津定做T恤衫费用

北京定制冲锋衣厂家

北京棉袄定制公司

T恤衫订制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