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脚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剪脚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三国许劭是谁三国时以评价人物而闻名的许劭

发布时间:2021-01-07 11:41:20 阅读: 来源:剪脚机厂家

三国许劭是谁?三国时以评价人物而闻名的许劭

提起曹操,人们首先会想到当年许劭(许子将)对他的一句经典的评语:“治世之能臣,乱世之奸雄。”这十个字虽有些刻薄,但还是比较精确地刻画了曹操的性格,肯定了曹操的治国理政之才,所以能为很多人所接受,并传之千年而不衰。

许劭何许人也?《三国志》并没有作介绍,倒是《后汉书》专门给其立传,《资治通鉴》亦有很多记载。从中可以看出,许劭是在当时社会兴起的清议之风中,以臧否人物(即褒贬、评价人物)而称名于世的评论家。

东汉末年兴起的清议之风,其要旨是人伦鉴识,即指实人物品题。以儒家伦理道德为依据,臧否人物,详细评议朝廷人物任用的当否。为官者一旦触犯清议,便会丢官免职,被禁锢乡里,不许再入仕。这是当时庶族与士族斗争的产物,具有一定的激浊扬清的作用,因而士大夫也因此而沽名钓誉,即所为“饰伪以邀誉,钓奇而惊俗。”

《后汉书·许劭传》记载,许劭,字子将,汝南平舆人也。少峻名节,好人伦(即品评或选拔人才),多所赏识。若樊子昭、阳和士者,并显于世。故天下言拔士者,咸称许、郭。这里的“郭”,叫郭泰,字林宗,太原介休人,东汉著名学者、思想家、教育家,人称“有道先生”。在士人与宦官的斗争中,是士人的主要代表,是太学生的主要首领之一。把许劭与郭泰放在一起,说明许劭在当时与郭泰齐名,肯定了许劭在清议中谈士的重要地位。《资治通鉴·卷五十八》记载,“子将者,训之从子劭也,好人伦,多所赏识,与从兄靖俱有高名”,“尝为郡功曹”。郡功曹,就是汉朝所设州郡佐吏功曹史,简称功曹,掌管考察记录功劳。《后汉书·百官五》说:“功曹史,主选署功劳。”看起来,许劭的职务和他好人伦、臧否人物还多少有一些关系,但他所评议的人物却远远超出了一个州郡的范围。

在有关许劭的记载中,主要有以下故事。

一是不拘一格广求人才。《汝南先贤传》记载,召陵谢子微,高才远识,见劭年十八时,乃叹息曰:此则稀世出众之伟人也。劭始发名樊子昭于鬻帻之肆,出虞永贤于牧竖,召李叔才乡闾之间,擢郭子瑜鞍马之吏,授扬孝祖,举阳和士。兹六贤者,皆当世之令懿也。其余中流之士,或举之于淹滞,或显之于童齿,莫不赖劭顾叹之荣。凡所拔育,显成为今德者,不可殚记。其探摘伪行,抑损虚名,则周之单襄,无以尚也。这里说的单襄,按《国语》记载,在周朝时,单襄公善于看人,“事周评而人物形态毕具。”按这个说法,许劭在当时,几乎比丞相、吏部尚书在选官用人上的功劳还要大些。

二是精于清议乐此不疲。《资治通鉴·卷五十八》说:许劭“好共核论乡党人物,每月则更其品题,故汝南俗有月旦评焉。尝为郡功曹,府中闻之,莫不改操饰行。”意思是,许劭和他的堂兄许靖喜欢一起评论知名人士,并根据这些人的所作所为,逐月更改评语和排列顺序。所以,当地人称之为“月旦评”。府中人听了他们的评价,无不改变、修饰自己的操行。对一个人的评价,一年有一次都不少,他们竟搞成了月旦评,真可谓比专业的组织部长还要专业。

三是据实评价谈锋如剑。《资治通鉴·卷五十八》记载,曹操往造劭而问之曰:“我何如人?”劭鄙其为人,不答。操乃劫之,劭曰:“子,治世之能臣,乱世之奸雄。”在被曹操威胁的情况下,还能作出这样的评价,堪称快人快语。《资治通鉴·卷六十》记载,许劭在广陵的时候,陶谦“礼之甚厚,劭告其徒曰:‘陶恭祖外慕声名,内非真正,待吾虽厚,其势必薄。’遂去之。后谦果捕诸寓士,人乃服其先。”《资治通鉴·卷六十一》记载,当刘繇欲投奔会稽的时候,许劭为他评价孙策和江东,说“会稽福实,策之所贪,且穷在海隅,不可往也。”又说袁绍,“其人豺狼,不能久也。”《后汉书》记载许劭对颍水陈太丘的评价是,“太丘道广,广则难周。”对陈仲举的评价是,“仲举性峻,峻则少通。”无不形象鲜明,又言简意赅。

许劭等人的清议,作为民间对知名人士的评价,在当时产生了巨大的社会影响。曹操年轻的时候,“世人未之奇也。”桥玄对他说:“君未有名,可交许子将。”因为一旦许劭有了评价,名声则大起。(《资治通鉴·卷五十八》)袁绍“去濮阳令归,车徒甚盛。将入郡界,乃谢遣宾客,曰:‘吾舆服岂可使许子将见’,遂以单车归家。(《后汉书》)刘繇看人远逊于许劭。刘繇的同乡太史慈投奔他的时候,恰巧孙策在。孙策建议刘繇让太史慈当大将,刘繇不愿用,竟说:“我若用子义(太史慈字子义),许子将不当笑我邪!”意思是,我要用这样的人,许劭会笑话我的。(《资治通鉴·卷六十一》)到了晋武帝的时候,“竹林七贤”之一的山涛任吏部尚书,延续清议之风,“甄拔人物,各为题目而奏之,时称‘山公启事’”。就是对选出的人物,每人都作出评量品题,再上报给皇上。(《资治通鉴·卷八十》)

政治经济学有一句名言,“人是社会关系的总和。”倒过来也可以说,社会就是人与人的关系。人生在世,不可能不与其他人发生联系,在这种联系中,也就是在为人处事当中,如何看人察人知人处人选人用人就成了一种十分重要的学问。这门学问甚至可以说是社会科学中最基础的学问,当然,也是一个人成功与否的看家本事。看历史上形形色色的人物,其成功与失败,几乎无不与此有关。科学地评价人,与背后议论、评头品足、流言飞语、恶语中伤绝不是一回事。后者是有百害而无一利的。因此,应当更多地学一些相关的历史知识。

人如其面,各有不同。所以,知人之明与自知之明都是不容易做到的。

山东妇科医院

北京乳腺科医院

重庆甲状腺医院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