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脚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剪脚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永宁街27之丧亡曲4[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6:26:48 阅读: 来源:剪脚机厂家

四周都是灰蒙蒙的一片,我站在一个陌生的地方,没有任何东西,空空荡荡,没有别墅,没有树林,没有永宁街,也没有了白乐和白玥。  然后我就被带走了,去了哪里?我不知道,前面一个穿着黑色长袍的人慢慢的走着,我在后面也跟着他,黑色的长袍在昏暗的甬道显得飘渺不定,就好像死神一样。  我死了吗?或许吧……我想起了睡着前最后一眼看到的白乐,她的眼睛有惊恐,还有……对我的不舍,是啊……她喜欢我的,我清楚的看到了,她说,她爱我啊……。正在我怀念与她在一起的日子的时候,忽然眼前飘过了一道白色的身影。还没等我明白过来,眼前便重归黑暗,意识也慢慢模糊起来。  一阵悦耳的钢琴曲传来。依稀记得,是理查德克莱得曼演奏的梦中的婚礼。如此轻快悦耳的钢琴曲能这样娴熟的弹奏出来,肯定下了很大的苦功夫。意识又渐渐的回来了。可是刚刚一瞬间的感觉,就是钻心的疼。我不禁呻吟出声。有了疼痛的感觉……难道,难道我又活过来了?  我费力的抬起沉重的眼皮,刺眼的阳光又让我眯起了眼睛。久违的阳光,我心里奇怪,受那么伤竟然还没死?我想起身,却发现全身像散了架一样,没有一丝力气,而且手臂上异常的疼痛,我只是微微一动,就让我倒吸了好几口凉气。我微微侧头看去,半个手臂都被绑上了厚厚的绷带,特别是手上,足足粗了好几圈。看样子我真的没有死了。我望着天花板有些发呆,忽然感觉旁边动了一下,我费力的小心侧过身,害怕动作太大又碰到哪个伤口,现在全身上下要不就疼,要不就麻,我都不知道伤的有多重,可是很明显的,最后那个疯子男人,给我的那几下可是实打实的硬伤,肯定不会轻了的,还能活着就算是万幸了。  我眯着眼睛转过头,却看到床边趴着一个女孩儿。是白乐,她已经睡着了,眼睛红肿,脸上还隐隐的带着泪痕,有些凌乱的长发披散在脸上,看着她即使睡着也微微蹙着的眉头,我心里一阵庆幸,幸好,幸好我救了她,这样的女孩,我觉得我是值得的。有的时候,面对在意的人,很多人都会做傻事的不是么?而且还是毫无怨言。而我,也是心甘情愿。  我伸出左手,幸好还没有和右手一样被包成粽子,只有手腕处被缠了一圈绷带。我小心的把她有些凌乱的发丝拨到脑后,可是虽然我又够小心了,并没有睡得太沉的白乐很快就醒了过来。“你,你醒了……你醒过来了!”她猛地站起来,激动地不知道说什么好,说着说着,眼泪又流了下来。“别哭,别哭,我已经没有事了。”我想伸手擦掉她的眼泪,却发现根本做不起来,只能这样半仰着身体。她捂住嘴,眼泪止不住的流下来。猛地她扑进了我的怀里,抱住了我。我愣在那里,伸出的手也僵在半空中,“好了……傻丫头。”我把手轻轻的放到她的背上,我们都没有说话,享受着这片刻的宁静。  她的眼泪已经浸湿的我的肩膀,从开始大哭也变成了小声的抽噎,但依然紧紧的抱着我,“姐姐,姐姐,他醒了吗?都已经……。”白玥的声音突然的响起,她猛地推开门,愣在了那里。“一天了……”。白乐像受了惊的兔子一样猛地从我怀里跳了起来。“……我,我就是来送点吃的。”她片刻后就恢复了原来的样子,看到我,很是高兴的走了过来,“哎呀终于醒了,我和姐姐都担心死了……。”说着她把端来的一碗粥放到了床头柜上,“额……。”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气氛有些尴尬,我望着脸红如血的白乐,又看了看一脸坏笑,眼睛里满是狡黠还有一点……其他感觉的白玥,心里一横,干脆两眼一翻装晕了过去,没办法,这样沉闷的气氛我可受不了,再说本来刚醒过来就脑子就昏昏沉沉的,再加上又坐了不短的时间,也有些困意了,干脆就睡了过去,这下可急坏了两姐妹,一个在旁边看着我,另一个蹬蹬蹬的下楼去了。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