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脚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剪脚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西部光伏难退烧最终又能收获什么

发布时间:2020-07-21 18:22:50 阅读: 来源:剪脚机厂家

在江苏、浙江等东部省份,深陷产能过剩危机的光伏制造企业已很难再得到地方政府的青睐。但在以青海、甘肃和新疆为代表的西部省份,电站建设正呈现一片繁忙景象,地方政府正积极争取相应的制造业配套落地。

本文引用地址:光伏行业现在身处寒冬,在我们这里却是春天。”2013年1月18日,在天华阳光30MW光伏电站项目并网仪式上,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农一师电力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刘明表示。

所谓产业转移,并不是通过异地制造一个春天,就可逃离原有的寒冬。

多位业内人士对财新记者指出,目前中国适合大型地面电站的土地资源和并网点已日益稀缺。从光伏电站到配套设备制造,西部地方政府固然依靠自身优越的光照资源,找到了一条重要的经济增长路径,但其背后逻辑仍是追求固定资产投资、生产总值和税收的数字游戏。数年前催生光伏制造产能飞速增长的东部地区,如今仍沦陷于产能过剩的寒冬;正在步其后尘的西部省份,最终又能收获什么?

阿拉尔后起跃进

天华阳光的30MW电站项目,自称是新疆生产建设兵团首批并网的大型地面光伏电站,也是阿克苏地区第一座并网光伏电站。天华阳光在阿克苏兵团农一师垦区的光伏电站目标是200MW。

在首期30MW光伏电站项目中,天华阳光出资70%,农一师电力公司出资30%,总投资约3亿元。刘明对财新记者透露,作为当地招商引资项目,阿拉尔市给出的土地政策非常优惠。但这个光伏电站项目跟不少企业谈过,由于并网和消纳方面的问题,进展并不顺利,跟天华阳光也谈了大约两年才最终敲定。事实上,西部地区的光伏电站用地常见的是无偿划拨,有偿使用,具体做法各地有所不同。

“兵团很多地方以农业为主,用电高峰集中在夏秋两季,其他时间相对较少,有电用不完的问题。”一家央企光伏电站开发人士对财新记者称。

农一师电力公司是发输配一体的电力企业。天华阳光董事长苏维利称,这是选择阿拉尔的一个重要原因,光伏电站的发电量首先并入当地电网使用,如有剩余,再并入国家电网的南疆主网。此次并网的项目也已经与国网新疆公司签署了并网协议。获得这样的并网协议并非易事,因为地方电网和国家电网的关系并不融洽。

阿拉尔位于天山南麓,是一个由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直辖的县级市,建市不过十年。阿拉尔市对光伏的热情和野心远不只200MW,它已经把占地约1.4万亩的五号工业园区定位为专门的光伏工业园区,主要用以电站建设,并网规模定位在GW(相当于1000MW)级。阿拉尔目前电力装机以火电为主,规模约900MW,计划到2015年增至4GW。

阿拉尔的光照资源在新疆不算突出。在光照更好的新疆哈密地区,光伏电站建设的竞争早已白热化。“可用土地已经开发得差不多了,并网点条件也不是很好,当地政府充分认识到自身的资源价值,很难打交道,而且还有些灰色地带比如摊派。”一位在哈密进行过项目投资的人士表示。苏维利也承认,正是因为哈密提出的一些条件比较苛刻,所以没有选择在哈密投资。

阿拉尔市的目光还投向了设备制造,“全链构造,业态集成”是其发展方向。名为“阿拉尔台州光伏新材料园区”(浙江台州对口援建阿拉尔)的三号工业园区以光伏设备生产为主。“有一家叫哥兰德的企业,你们听说过吗?”刘明在并网仪式上问在场记者,记者们面面相觑,不知所然。根据阿拉尔市官方资料,新疆哥兰德新能源有限公司总投资6.8亿元,占地面积800亩,从事石英玻璃制品、多晶硅提纯真空设备以及太阳能电池和组件等生产销售。在建设过程中,哥兰德曾向农一师党委申请拨付厂房建设资金2000万元。刘明也承认,由于2012年光伏行业整体情况不好,哥兰德的生产销售情况不尽如人意,不过2013年还会有两家民营组件生产企业落户园区。

据阿拉尔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提供的数据显示,目前落户光伏企业已有六家,计划投资183亿元,建设2600MW太阳能电池组件、350MW太阳能光伏并网发电、750万片LED蓝宝石晶片生产项目。

两个光伏产业园是阿拉尔城市发展梦想的重要部分,但光伏电站目前的投资收益率不过个位数,且快速发展容易带来并网消纳的压力,小型组件企业能够实现多少有效产能,如何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生存,都要画上大大的问号。

阿拉尔市的光伏梦,以及当地众多拔地而起却空无一人的高楼,都令业界十分担忧。

西部政府的卖方市场

新疆是西部光伏热潮的后来者。近两年来,中国几乎所有的西部城市都建立了以电站项目为主的光伏产业园,规模动辄上GW。不过,青海等地在经过数年的光伏大跃进之后,现在地方政府的心态和做法已经发生变化。

2011年的“9??30”是青海光伏电站爆发的起点。青海地方政府许诺向当年9月30日前并网的光伏电站提供1.15元/千瓦时的上网电价补贴。一位在“9??30”之前就到青海的电站投资者向财新记者回忆,“当时项目随便拿,地免费给,只要不出问题政府就不管。”在他看来,光伏项目给西部地方政府带来了一个几乎没有成本的增长点,“政府只需要批条子盖章,荒地可以白给”。

但在电站开发商一拥而上之后,政府又变成了什么都管,提出100万元/MW的电站建设保证金、配套当地建厂等苛刻条件,“否则你爱干不干。这完全是个政府卖方市场。”上述青海电站投资人士说。

在青海的电站建设热潮中,有路条批完不建的,也有土地手续及环评不规范的,地方政府逐渐发现,光伏电站带来的税收和解决的就业人口,都相当有限。于是地方政府感到,需要引进制造企业,为地方带来更多的好处,同时能够增加当地用电负荷,促进新能源发电的本地消纳。从2012年上半年开始,青海省政府开始对组件的本地化提出要求,并推出了本地推荐产品目录。

有熟悉西部光伏电站的人士介绍,国企电站投资者一般不受采用本地设备的限制,但当地政府对有组件产能的企业提出希望在当地建厂,对没有制造业背景的企业则要求能够与当地的生产企业绑定,或将生产企业带到当地。

国内一线光伏大厂在西部扩产显然已不大可能。晶澳太阳能控股有限公司和青海共和县的蓓翔新能源开发有限公司合资建设了一座组件工厂,晶澳占股80%。据财新记者了解,晶澳是将半成品从其他工厂运到共和县,在那里只进行简单的边框、接线盒安装等工序。

甘肃也要求光伏产业园区配套制造企业,并优先考虑能带来制造业的电站审批,而落地的制造企业也会要求拿到一些电站项目配套,或由当地政府帮助销售其产品。

2012年7月,温州市市光电产业促进会和甘肃酒泉市签署了一项200MW的光伏电站合作项目。甘肃当地政府希望这些温州企业能把部分产能迁到当地,有已经西迁的,也有拒绝的。

“一些小厂求生存,西部省份给优惠,成本低,如果能绑定一些项目,也可能就活了。”前述青海电站开发人士认为。不过,也有另一种可能是,光伏电站开发成为国企的天下,地方政府难以要求他们在当地采购设备。

数位接受财新记者采访的光伏行业人士都认为,西部地区地方政府以资源换取制造业落地的想法无可厚非,但实际进展并不顺利。

路条向国企倾斜

路条是西部光伏电站的关键词之一。随着大量投资者涌入和并网消纳问题的日渐突出,地方政府的路条发放越收越紧,投资者也越来越谨慎。

2012年的冬天,不少西部光伏电站冒着严寒和施工质量受影响的风险,在赶施工进度。一企业称,要赶在核准文件规定的并网时间点之前完成,但下半年的项目核准时间普遍较晚,工期就变得紧张起来。

现在,敢拿了路条就未核准先建的企业越来越少,因为有拿不到核准,无法并网的风险。青海省把2013年的光伏电站项目新增装机目标定在1.5GW,其中大型地面电站1GW,路条的发放也基本据此进行。前述青海电站投资者介绍,大型国企能够得到一定额度,在额度内建设的电站一般也都能得到核准,而其他企业的核准风险就要大一些。

天华阳光董事长苏维利在去年年末曾告诉财新记者,2012年青海的路条给了72家企业,2013年将明确进行较大规模的缩减。“大型地面电站会出现集约化,不会所有的玩家都让玩儿了,政府也会增加准入门槛。”终端的路条可能今后会更多的向发电企业倾斜,这是中材集团一位从事光伏业务人士的判断。

国企已是西部电站开发的主体,有说法称占比超过60%。在2012年青海的1GW路条中,国电电力、国电龙源、中节能、黄河上游水电开发公司、大唐等国企都有数十兆瓦甚至更多的份额。

一位公司总部位于上海的光伏电站开发人士告诉财新记者,现在拿到路条的主要是国企和在当地有些能力的企业,后者会把部分路条再倒手。在转让路条的价格方面,未拿到核准的路条,每瓦价格从几分到一毛钱;而核准条件较好的,能到每瓦五六毛钱。前一类项目的装机规模通常比后者大,因此后者对开发者来说更加实惠。他亦认为,国有企业先天更适合进行大型地面电站建设——投资规模大,有时对投资回报并不十分在意。

近年来,地方政府的做法开始发生变化,一方面增加了就地消纳;另一方面开始限制规模,因为装机规模上得太快,并网成了大问题。以甘肃敦煌为例,2012年建成和在建的光伏发电装机超过500MW,并网发电仅133MW。

西部地区用电负荷少,电网建设相对滞后,不少电站项目并网送出卡在了变压器容量或主线路建设进度上。青海格尔木地区的装机已经达到1GW,但送出压力巨大,需要等待750KV格尔木变电站主变扩建,以及青藏联网750KV柴达木变电站扩建等工程的完成。在新疆哈密,地方行署曾说服光伏电站业主先行集资修建220KV的送出线工程。“电网方面并非没有努力,但是没有那么快。”前述来自上海的开发者认为。

同时,在晚间光伏发电不出力时,为了避免电网功率波动过大,需要其他电源支撑点进行调峰,这也是西部地区目前难以解决的瓶颈问题。

随着土地和并网点资源的日益紧张,西部地区也把目光投向了分布式光伏发电项目。青海在2013年的规划是180MW,找屋顶的光伏业者也已经出现在了新疆、甘肃等地。“建议在政策上有所区隔。什么省份适合发展大型地面电站,什么省份适合分布式。如果不做规定,当地政府也是不明白的,他们急于发展,很难拒绝投资。”有业界人士如此评论道。

Java 循环语句

13 Nginx 的反向代理(上)

实战3:如何使用乐观锁

相关阅读